哈尔滨中央大街人潮渐归
来源:哈尔滨中央大街人潮渐归发稿时间:2020-04-07 12:02:14


【海外网4月8日|战疫全时区】关上车门的瞬间,杨勇长长地舒了一口气:终于自由了。拿到核酸检测结果,与医护人员合影告别,接受当地媒体采访,跟随警察去取车,这是他在俄罗斯豌豆湖疗养院度过的最后一天。

被封禁了76天后,武汉的“解封”仪式就在这里举行。

3月5日,杨勇进入法国。“法国移民局门口放了一瓶消毒洗手液。估计他们也意识到了疫情风险,毕竟移民局里的人来自各个国家。”他后来在德国移民局也发现情况类似,还看到一个德国工作人员戴着口罩。

她说,听到“封城”,有些失望,只能在武汉简单做一些菜过年,和家里人再通通视频,“尽量让我们不要出门,呆在家里。”

4月8日凌晨,韦皓月坐在岗亭里,大部分时间注视着车辆流动,偶尔为咨询司机提供解答服务。

她注意到了医院里的人日渐增多,但在海南工作的她,猜想可能是因为湖北天气冷,看病的人比其他时间多。直到新闻上说了新冠肺炎“人传人”,然后接着武汉宣布“封城”,她才觉得情况“非常严重”。

1月19日,韦皓月上完班后回到襄阳家里,1月23日下午四点是她的上班时间。本来提前买好了火车票,但当天一早醒来,发现武汉封城、自己的火车票也自动被退了。

3月31日,拿到护照的杨勇终于解除隔离了。临走前,疗养院院长送给他一盒巧克力。杨勇感激地说,“这14天里全疗养院6个医护人员轮流照顾我,太感谢了!本来是不想回国给祖国添麻烦,没想到反而在俄罗斯给大家添麻烦了!”

由于不懂俄语,杨勇和医护人员沟通基本依靠翻译软件。即便如此,医护人员也会经常询问他“有什么生活上的需求”。听说杨勇手机充电线太短,一位工作人员就给他找来一个插线板直接能连到床头。

守卡人:“免费不免服务”